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聚合资讯网

当前位置: 聚合资讯网 > 免费小说 >

家养小首辅_ 204.第204章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2-22 15:30来源:聚合资讯网 作者:聚合资讯网 点击:
假面的盛宴小说家养小首辅 204.第204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==第二百零四章==

    听了这话, 沈平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可他也不是迂腐之人,说白了他只是没脸去为了生意攀旧情,如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再拒绝就有些矫情了。

    他认真地看着招娣道:“那就谢谢招娣你了,你放心这做伙计的事, 我一定会办到的, 待我把手边的事处理完, 便去铺子找你。”说到这里, 他略微踌躇了一下:“我知道你这是想帮我,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脸, 招娣有一种挫败感。

    沈平似乎总有一种轻易破坏气氛的能力,回忆以前, 若说她没有对沈平动心过那是假的。只是想要富贵的执念太深,只是他明明喜欢却不言说, 让她轻易就那么忽视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的经历,让招娣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一个人躺在床上,她也会偶尔会想起沈平,想着他是否已经娶妻生子,想起那荒唐的前二十年。

    但真正让招娣有所改变,大抵还是和罗伯茨有些关系,在那个国度里, 身份背景都不是障碍, 喜欢就要说, 爱就不要放手。

    这两天招娣想的很清楚,那就不要放手吧,她需要一个男人,葳哥儿需要一个爹,他说过他不介意的。

    既然他说了,她就把他当真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谢谢了,只是嘴上说说?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沈平有些愣,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,道:“那招娣你想我怎么谢你?只要你说,我一定办到。”

    其实沈平还是个比较稳重自制的男子,只是多年未见,又适逢自身处境跌入低谷,而招娣如今反倒出落的越发美了,让人见之便自惭形秽,才会显得局促难安。在真正明白自己要欠了这份人情,他此时心情反倒安稳了些。

    招娣美目往窗外流传一下,道:“现在天色也不早了,我腹中有些饥饿,你就在你这里摆一桌饭,请我吃上一顿就好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平道:“那行,这里客栈里也有酒楼,我们便去那处吃罢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我要在你这里吃!”招娣一字一句道,眼睛瞪着他。

    沈平看了看室中。这间客房不过是下等房,摆设极为简陋,只有一榻一桌和几把椅子,地方也显得有些逼仄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说这地方太简陋,可见招娣瞪着他,他也不敢反驳,便说了一句我这就去安排,便急急出门了。

    “有酒有菜,才能称之为席。”他临出门前,招娣又这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之后,沈平果然弄了一桌席面,十分丰富。

    虽然这桌席面又花了他近五十两银子,可很奇怪平时对自己称不上大方的他,却一点都不心疼。

    伙计上了菜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期间他面带疑惑,一是因为住这种客房的人,竟舍得吃如此贵的席面,二也是房中就只有一人,此人何必叫这么多菜。

    不过这伙计见多识广,嗅到房中有一丝馨香,又见床那处帐子低垂,看沈平的眼色就变了,心想这人大抵是找了暗门子里的姑娘,还带了回来?

    沈平关上门,转身回来。

    床榻那处的帐子被掀开了,招娣衣衫微微有些凌乱下了榻,发髻也有些歪了,埋怨道:“这破地方连个躲人的地方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言罢,她便来到桌前坐下,见沈平站在那里不动,便道:“怎么不坐?”

    沈平在她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招娣先吃了几口菜,便拿起酒壶给自己斟酒,又给沈平斟了,才端起酒杯道:“我们也算是久别重逢,在这种地方能相遇,着实有些不易,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沈平慌忙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吃菜啊,别总是我吃你看着。”

    我喜欢看你吃。

    这话沈平没敢说出口,却也老实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我姐在沈平房里喝酒?”

    市舶司,薛庭儴办公的书房中,招儿诧异道。

    昨天一天,两人腻在家中哪儿也没去,实在荒唐够了,薛庭儴今天本还不打算出门,却被招儿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薛庭儴就是不,这不小两口痴痴缠,最后变成招儿陪着薛庭儴来此办公。

    今日招儿换了身女装,青底儿海棠刺绣滚边的通袖衫配月白褶裙,梳着朝云近香髻,其上只戴了一朵王记花坊的三色花。衬着她的好气色及精神奕奕的模样,端得是明艳靓丽,又不失爽利的气质。

    怕被人瞧见笑话,她今儿在薛庭儴这办公的地方待了一天,就没出去过。有人来她就进里面去,没人她就出来。一张大书案夫妻二人各占一半,薛庭儴看邸报看文书,她则是盘点着泰隆票号的账,就这么过了一天。

    其实招儿这就是掩耳盗铃,只看书案上的东西,谁不知道提举大人带了夫人来衙门,不过别人既然避着,自然也没有人刻意戳破。

    招儿不过是怕坏了薛庭儴的形象,毕竟哪有带着女眷来衙门的,没得让人笑话。

    之前薛庭儴的一个随从便来禀报过,说是招娣去找了沈平。这没多大会儿,又回来报两人孤男寡女在房里吃喝上了,还说招娣似乎喝了不少酒。

    本来招儿和薛庭儴打算回家去的,这么一来招儿倒不想走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去看看。刚好时候也早了,我们顺路把二姐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不同于招儿的粗神经,薛庭儴却是眼中颇有深意。

    “你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得去,两人还没怎么样呢,怎么能关着房门在一处喝酒,被人看见了像什么。再说了,你如今是这里的提举官,若这事真被人看见,就不是小事了,而是薛提举的大姨子和男人私下幽会,欲知后事,且听下回。”

    别看招儿回来的少,可她知道的事却不少。

    她有时候就想不通了,这定海城最多的便是生意人,且大多数都是男人,怎么一个个就那么喜欢说是非。但凡有她姐一点事,就传得满城皆知,还有谣传薛提举和大姨子有私,提举夫人被丈夫和亲姐气回了娘家等等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这些人个个都是妖魔鬼怪。

    “你真确定你要去?”薛庭儴摸了摸鼻子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去。快走吧,赶紧叫上我姐回家,两个小的还在家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备了马车,两人坐车一路去了城西。

    招儿以为直接就去找二姐了,谁知被薛庭儴带着一阵七拐八绕,竟然带她来到一处客房。

    且这客房十分简陋,地方也不大,一看就只是下等房。

    “怎么来了这里?”

    薛庭儴做了个嘘的手势,招儿当即不出声了。

    他领着她来到榻前,脱鞋上榻。

    招儿还有些发愣,就见薛庭儴把床里面的帐子给撩开了,才发现墙板上竟有一个洞。

    不对,是两个洞。

    洞并不大,也就核桃大小,两个挨在一处,旁边挂了块木板,像似有人发现了这洞,之后用木板给钉上了,却是又不知被谁给拆了开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神秘兮兮的。”

    招儿凑上去看,就发现这个洞竟可以看见隔壁的房。

    那边房跟这边一样,只是呈相对的状态,入门就是桌,桌子往里是榻。而此时那桌上摆了满桌的酒菜,桌前坐着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正是招娣和沈平。

    招儿下意识就想站起,却被薛庭儴被按住了。

    “噤声。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招儿指指那洞,又指了指身处的这个房间:“这是赵志弄出来了?”

    赵志是薛庭儴的随从,也是胡三的手下。曾经是作为灾民身被招儿买下的,被胡三训练了这么几年,早已是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之前就是赵志来禀的招娣来找沈平的事,也是他赶着车送二人前来,所以这房间和这洞自然不做他想。

    “你别想多了,房间是赵志弄来的,至于这洞却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隔壁突然响起一声碎响,招儿当即顾不得听了,又去了洞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自觉中,已是两壶酒下肚。

    招娣如玉般的脸颊上晕上一抹红霞,更显娇艳,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看着我?”

    她玉手撑在下巴上,半眯着眼看着沈平,美目中带着水光。似乎有些醉了,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沈平觉得嗓子发紧:“我没,招娣你是不是喝醉了。喝醉了,那就别喝了吧。”他去她手里的酒杯,那里面还剩最后一口酒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醉啊。”

    她躲着不让他拿,却又身子骨无力,手里的酒杯脱了手,砸在地上,发出一声轻响,人也倒进了沈平的怀里。

    沈平想抱不敢抱,只能伸着两只手扶着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招娣,你坐好,坐好了再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坐好了,我坐得很好,很稳。”嘴里虽这么说着,招娣却仿若被抽了骨头一样,手撑了几下都没能起来,反倒弄乱了沈平的衣襟,也弄乱了他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瞧瞧你,避我如蛇蝎。就这,当初还说要娶我呢,你就这样,怎么娶我?”

    “招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以为汉子娶了婆娘,就是摆在那里看吧?要干的事儿可多了!例如,两人会睡一个被窝,例如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招娣就势伸出双手环上沈平粗壮的颈子,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沈平当场呼吸就乱了,身子抖颤一下,差点没把招娣给扔出去。他十分狼狈,一方面怕她摔了,一方面又想避开她,她的身子是那么的柔软,勾动了他心中所有的饥渴。

    这一份饥渴,只能将她生吞活剥,将她揉进骨子里,才能缓解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不能。

    “招娣,你别闹,我这便去找车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闹,我哪儿闹了?”她像个不懂事的小娃儿一样,在他身上来回厮磨着,突然有一物硌着了她,她顺手便抚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搁在手里掂了掂,嗤地一笑:“我还当你不中用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当即将沈平的脑子给点炸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我得过去,你别拦着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已经没有再看了,招儿折腾着下榻,却被薛庭儴紧紧拽住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敢过去,信不信你姐回去后会骂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姐做甚要骂我?沈大哥也是,我姐喝醉了,难道他也喝醉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还没看出来,你姐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这话当即让招儿愣住了,其实她也不是没看出来,只是出于一种有些羞耻的心态,下意识想把这事给遮掩过去。沈大哥是熟人,庭儴又在,若真是……反正她觉得这事挺让人尴尬的,十分后悔怎么来了这一趟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多管闲事了,你姐又不是小孩子,她自己做什么自己不清楚。没成亲又怎样,男未婚女未嫁,又是孤男寡女,**……”

    招儿啐地打断他:“你怎么越说越不像话了?”

    “不信你去看看,那边大抵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薛庭儴暧昧地笑了笑,没在言语。

    招儿正想起身去看,一道夹杂着男人的低喘和女人的呻/吟,已经顺着小洞飘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当即闹了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而此番似乎是汹涌的江水终于打开了决口,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起来,那边动静越来越大,招儿的脸越来越红,就去戳薛庭儴,示意他走。

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低声道:“你可想好了,咱们走了,这房就会被客栈赁出去,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不走了!”招儿赶忙道。

    自家人听着了,顶多是尴尬,若是被别人听见再看见,招儿简直不敢想象那种场景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我们做甚?要不,也叫些饭来吃?”

    薛庭儴眼睛冒着红光,面上带笑,却咬牙切齿的:“都这种时候了,你还想吃饭?”

    招儿刚明白过来,人已经被压在了身下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